金种子酒 贾光明能否给金种子酒业带来“新光明”? 金融超市网

发布时间:2020-04-14 06:02:57   来源:网络 关键词:金种子酒
贾光明能否给金种子酒业带来“新光明”?
原文标题:贾光明能否给金种子酒业带来“新光明”?
原文发布时间:2020-03-02 22:21:37
原文作者:国际金融报。
金种子酒 金融超市网。

上市22年后,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种子酒业”)迎来第三代“掌门人”贾光明。日前,该公司在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审议通过多项议案,其中包括“70后”贾光明正式当选成为公司董事长,张向阳受命担任总经理等人事调整。

若将时间线拉长一些,这并非偶然。早在2019年10月,宁中伟“挥别”金种子酒业控股股东金种子酒集团董事长一职,时任阜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的贾光明就成为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彼时,有关上市公司亦将换帅的传闻已喧嚣尘上。因此,目前这场人事调整也在“意料之中”,但对金种子酒业来说,意义还不止于此。

作为国内第八家、安徽第二家白酒上市公司,“徽酒四杰”之一的金种子酒业早在1998年7月便进入资本市场,然而近年来颓势明显,根据1月下旬披露的业绩预告,该公司2019年净利润最高亏损额超2亿元。那么,贾光明的到任,能否带领金种子酒业走向“光明”,并消除市场对该公司前景的疑问?

贾光明能否给金种子酒业带来“新光明”?

临危受命

对于金种子酒业来说,贾光明的到任似乎是顺理成章。根据Wind相关资料,《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自上市以来,金种子酒业与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的掌舵人保持“高度一致”,无论是第一任“掌舵人”锁炳勋,亦或是其接任者宁中伟,皆是如此。

2016年4月,在执掌金种子酒业18年后,时年61岁的锁炳勋因到达退休年龄卸任该公司董事长一职,此前长期担任金种子酒业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的宁中伟接任。不过,与锁炳勋、宁中伟均是金种子酒业发展的关键人物相比,贾光明称得上是“空降者”。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10月担任金种子集团董事长之前,出身于1971年的贾光明有着多年政府机构供职背景,不过并无酒业从业经验,也没有直接分管白酒领域的工作经验,甚至没有在企业工作的经历。

从财务数据来看,对贾光明来说,此时接手金种子酒业不是一个好时机。2019年10月底金种子酒业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6.93亿元,同比下降13.12%;净利为亏损7160.67万元,较去年同期的盈利162.47万元,同比下滑4507.33%。

糟糕的是,业绩的阴霾进一步笼罩。最新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65亿元到-2.0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1.85亿元到-2.25亿元。

这将是该公司时隔14年之后再度出现净利亏损。“即便金种子酒最坚定的支持者,也不得不承认2019年是其水逆之年。”有业内人士如是评价。

“改命”难题

公开资料显示,总部位于安徽省阜阳市的金种子酒业于1998年登陆上交所,彼时,贵州茅台、洋河股份等还在上市途中。上市之初,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农牧副产品开发,后来才将经营重点转向白酒,目前拥有“金种子”、“醉三秋”、“种子”、“和泰”、“颍州”等系列产品。

不过,近年来金种子酒业掉队明显。在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根据2019年中报数据,金种子酒业名列第17名,三季度则掉队至第18名,仅好过处于暂停上市状态的*ST皇台。

惨淡的业绩早有预兆。2018年,金种子酒业实现营业收入约13.15亿元,与2017年12.9亿元相比增幅不足2%,得益于征地补偿产生巨额收益的拉动,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144%达1.02亿元。

记者发现,事实上,早从2013年开始,金种子酒的净利就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据相关财报,2013年-2017年间,其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8856.17万元、5208万元、1701.9万元和819万元,降幅分别为76.22%、33.64%、41.19%、67.32%和51.88%。

“金种子酒的经营困境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其面临的最根本问题则是在中国酒类消费升级的过程中没有及时的完成品牌高端化与产品结构升级两项核心工作,导致在名酒挤压态势下整体经企业经营困难重重。”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在其看来,一方面,金种子酒的主销市场安徽面临着古井贡酒、口子窖、洋河等多重强势酒企的竞争,外部竞争压力增大,企业缺乏市场优势。另一方面,其品牌矮化严重,产品结构升级不理想。

记者查阅金种子酒官网发现,目前该品牌以金种子系列、柔和系列、和泰系列为代表的中高端酒类产品的售价多集中于100-400元之间。“金种子酒的中高端产品主要是相比于我们自己的产品来定位的,与茅台、五粮液等真正中高端品牌的差距比较大。由于公司的酒类产品偏向中低端,所以与同类酒企相比,产品的毛利率较低。”3月2日下午,金种子酒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未来公司将加大对中高档酒品的布局,主要就会聚焦馥合型金种子年份酒。

成为金种子酒业最实权人物后,贾光明能否带其打赢这场“翻身仗”或许还是未知,但肯定的是,2020年,该公司将会迎来最艰苦的鏖战。

记者 马云飞


原文标题:贾光明能否给金种子酒业带来“新光明”?
原文发布时间:2020-03-02 22:21:37
原文作者:国际金融报。

本文关键词金种子酒2020,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金融超市网




本文关键词:金种子酒
猜你喜欢
相关推荐: